图书分类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媒体报道
众人评说 我亦有见
来自:河南人民出版社 发布时间:[2012/11/6] 已访问:2194

 

——《三楚情怀与现代精神•曾纪鑫作品研究》读后

 

汪 秀 枝

 

  人们常说,要准确地评价一个人,光凭自己的感受是不够的,须听听与其交游者的意见。同理,把握一个人的作品,除了自己阅读、揣摩,也很有必要了解其他读者的感受、认知。十多年来,我读过曾纪鑫先生的好几部作品,印象最为深刻的,当属文化历史散文《千古大变局》。查读书笔记,我是2008年国庆节买的这本书,一气呵成地将它读完,还把它推荐给一位书友。书友看完后,我们还就书中的人物、观点交流了好几次。当时,也想写点读后感,终因懒惰作怪,也就止于“想”了。

  近日,读了《三楚情怀与现代精神•曾纪鑫作品研究》,品味几十名评论者关于曾先生其人其文的品读,回忆自己对 《千古大变局》等书的阅读感受,颇有些“英雄所见略同”的自得。一得意,懒惰就退后一步,就想与读者交流一下自己的“所见”。

  所见之一,曾纪鑫先生的作品具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。一方面,在《千古大变局》、《历史的刀锋》、《一个人能够走多远》等文化历史散文中,曾先生努力地尝试着恢复历史人物、历史事件的本来面目。关于历史研究,我很欣赏当代知名学者丁东先生的一句话———研究历史的最高目的应该是弄清史实。然而,由于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”(意大利历史学家、哲学家克罗齐语),在很多时候,历史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,往往会被人为地夸大、缩小、遮蔽乃至移花接木。以对近代中国历史人物的评价为例,相当长时间内,洪秀全和其死对头曾国藩分别是被歌颂和批判的对象。在许多国人心目中,洪秀全人格高尚,曾国藩人格卑鄙; 洪秀全推动了历史的进步,曾国藩阻碍了中国的前进。这其实不符合史实,需要有良知的历史研究者去澄清、纠偏。历史科班出身的曾纪鑫就是其中卓有成就的研究者。在《千古大变局》中,他将洪、曾二人历史活动的动机、作为、具体细节等展示出来,让史实说话。在事实面前,略有判断能力的人,都能对洪、曾的人格及历史作用做出比较客观的评价。

  曾先生作品的历史责任感还体现在对历史经验教训的总结上。挖掘史实、弄清真相很重要,但是恢复真相的主要目的,不是讴歌或者批判,而是从前人走过的道路中吸取经验教训,以便更好地开创未来。作为一位学者型作家,曾纪鑫先生在描摹历史真相的同时,还对农民起义、暴力革命、社会设计等进行思考、总结、评价。他认为:李自成、洪秀全等领导的农民起义,即便是成功了,也是换汤不换药而已,根本谈不上推动历史的进步;暴力革命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创伤,使底层民众承受极大的苦难;大人物以强力推行的违背人性的社会设计,哪怕其宣称的目的有多么美好,民众一开始多么地拥护他,结果也必然是劳民伤财,危害社会……如此等等,对今天的中国而言,都有着前车之鉴的警醒价值。

  所见之二,曾纪鑫先生作品对人性的解读很精辟。文学即人学。十八世纪法国百科全书派代表人物狄德罗曾言:人类既强大而又虚弱,既卑琐而又崇高,既能洞察入微而又常常视而不见。人性是立体的、复杂的、多面的,可是,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思维模式曾在中国大行其道,教科书上的历史人物要么被神化,要么被鬼化。曾纪鑫先生笔下的历史人物,无论是远古的周文王、吕不韦,还是近代的李鸿章、康有为,都是有血有肉、有功有过、有优点也有毛病的活生生的人,谁都走不上神坛,谁也下不了地狱。真实的人物如此,虚构的人物也不例外。曾纪鑫先生小说、戏剧中的主角,像刘茂林、李治国、赵多多,也都是善中有恶,恶中有善,只不过有的人身上善良的成分更多,另一些人身上邪恶暴露得更明显而已。

正因曾先生的作品有着卓异禀赋———史学家的厚重、文学家的灵动、思想者的沉郁,其作品刊行后广受关注,甚至有研究生、大学生作为研究对象撰写学位论文。上海冰马先生是位有心人、热心人,将这些评论文章,辑成一书,读者不难发现曾先生创作之旅中多姿多彩的风景,也不难发现当代文化历史散文演进中让人唏嘘不已的细节。

 

【冰马选编:《三楚情怀与现代精神》,河南人民出版社2012年6月出版】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文汇读书周报》2012年8月10日)